樱桃短视频app污最新版下载

第二天早上6点半,欧楚良睁开了双眼。

一直以来,欧楚良对自己的生物钟掌握得就很准确。只要心里想着几点醒,那么第二天早上就差不多几点醒来。如此连续一周之后,就可以将醒来的时间固定在某个时间点,前后不超过10分钟。

距离训练还有2个半钟头,但此时宿舍楼里只有鼾声。

起床洗漱后,欧楚良便一个人来到食堂。虽然男足队员不吃早餐,但不代表食堂早上不开门。

而且欧楚良也需要让早餐在胃里消化一段时间,如果8点半吃早餐,9点就训练的话,那样对身体也不是很好。

下楼时,欧楚良没有去叫醒任何一名健力宝的队员。

有些事情是需要看自觉的,欧楚良不能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别人。他知道,要想延长自己的职业寿命,那就要从年轻开始自律。如果年轻的时候没有苦行僧般的生活,等到他30岁,35岁,40岁的时候,身体完是两副模样。

更何况自己是门将,相比其它外场人员,年龄的增长反而是自己的优势。这样一来,就更要有一副好身体,来应对接下来几年,十几年,甚至二十几年可能遇到的种种情况。

欧楚良喜欢喝粥,这是他从小养成的习惯。但为了身体能够更好地吸收到养分,只要条件允许,他每天早上都会喝一杯牛奶。

看到欧楚良又准时准点的出现在窗口,打饭大妈笑得都开了花。

“啧啧啧,我就说嘛,又是小欧第一个来打饭。来,阿姨都给你预备好了。”

“谢谢阿姨。”欧楚良礼貌地接过餐盘。

乌黑秀发清纯大眼骨感美女芦苇荡里唯美写真图片

餐盘中,有一大碗牛奶,却只收一小碗的钱。盘子中央还有一个煮鸡蛋,两张馅饼和两个包子,都是肉馅的。

慢条斯理的咀嚼了三十分钟,才将一盘东西部吃完。

看着升入空中的日头,欧楚良喃喃道:“新的一天又开始了。”

……

“哔,哔哔哔哔!!!”集合哨响起。

戚误生口中叼着一个哨子,脸上写满了严肃。

队员们一个个慢悠悠地散着步,慢慢汇拢成两排。尤其是一些参加亚洲杯的“功臣”,都站在队伍中了,还摇头晃脑的。

亚洲杯都夺冠了,还允许咱放松放松了?

六名健力宝小将战战兢兢地站在排尾,刚刚早上来球场的时候,戚误生已经把他们介绍给队员,大家也都相互认识了一下。而在他们眼里,队上所有人都是大佬。

自从拉德实际掌权以来,戚误生就一心一意地搞练兵。他死活不退还有一个原因,他想看看,自己和洋教练倒地差在哪。

见众人都到齐后,戚误生也没搭理一些人的散漫,而是自顾自地说道:“想必大家也听说了吧,足协在去年冬天更改了春训体侧标准,从12分钟跑变成了YOYO测试。所以,从今天开始,咱们就以YOYO测试为基准。一个月后如果有谁测试不合格,直接淘汰,踢的再好也不录用!听明白了吗?”

“听~明~白~了~”

国脚们一个个漫不经心,虽然他们还不没有亲身经历过YOYO测试,但也有个大概了解。

“哼,不就是20米折返跑么?有什么了不起的。”

“嘘~高老板,你小心点,你还没醒怎么着?”旁人推了一把高风,因为刚刚他吐槽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。

然而戚误生像是没听见一样,开始在前面介绍YOYO测试方法、标准以及规矩。

介绍完毕后,戚误生又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录音机和磁带,大声喊道:“欧楚良,出列!”

“是!”

欧楚良端起胳膊小跑到戚误生面前,大声喊道:“请教练指示!”

看到欧楚良的表现,戚误生满意地点了点头。

路遥知马力,日久见人心。

亚洲杯夺冠之后,戚误生总算明白了这句话是什么道理。

亚洲杯之前,戚误生手掌“生死大权”,队员们都巴结他,为了上场说尽了好话。现在他“落魄”了,队员们也就对他不上心了。那些之前对他言听计从的队员,此时正像是大爷一样,懒散地站在队伍中。

只有欧楚良一直对他保持着尊敬,并且一贯而终。刚开始入队的时候,戚误生还以为欧楚良是假客套;现在,他只有在欧楚良身上才能体会到主教练的自尊了。

半百的人,戚误生也总算体会了一次人生百态。

没有理会队伍中的偷笑,戚误生大声说道:“欧楚良,我命令你给体队员做一次示范!”

“好!”欧楚良的回答依旧简洁。

两人合力把一个米尺拉长到二十米后,尺子顶端和末尾各放置了一个标志物。

见欧楚良站好,戚误生来到收音机前大喊道:“预备…”

“开始!”

随着戚误生一声令下,他的食指立刻将播放键按了进去,欧楚良也下意识地迈开脚步,朝前跑去。

然而磁带还有一段空白,录音机里并没有响起音乐。

众人见欧楚良被晃了一个趔趄,不禁哈哈大笑起来。

“这…欧哥也太窘了吧?”张晓瑞挠着头,“这要是我的话估计得臊死!”

“乱说什么!?欧哥这是严谨,懂么?严谨!”商议在排尾不满地说道。

尴尬的空白一直在持续,过了一会儿,就连戚务生也感觉到不对劲儿了。欧楚良一直摆着助跑的姿势,录音机里的音乐却依旧没有响起。

戚务生连忙上前查看,把磁带拿出来后才一拍脑门,“哎哟,小欧对不起,磁带放反了!”

然后掉了个个,又重新把磁带插了回去。

这下子,队伍中的哄笑声更大了,就连商议也摸摸鼻子,替欧楚良尴尬。

又等了十多秒,收音机里终于传来了一个男声:“准备…”

“哔!”

哨声响起,欧楚良随着音乐的步点朝前跑。

跑到另外一个标志物后伸脚踩过了线,没过一秒,音乐中又响起了一声突兀的哨响。

欧楚良早已掉过头,不紧不慢地朝起点跑去。

音乐一直是那个音乐,两次哨声的响起间隔越来越短。但由于欧楚良的节奏不缓不慢,每一次都是在哨响前一秒踩过线转身,所以大家还没觉得有什么不妥。

看着看着,下面便传来了一阵窃窃私语。

“足协这次喝大发了?想了这么个轻松的测试方法?”

“谁说不是呢!朝令夕改的,真不知道那帮领导是干什么吃的。一会儿整个那么难的,一会儿整个这么简单的。要我说,整个YOYO测试也坚持不了多久,没两年说不定又换个更难的方法上来。”

“得啦,都少说两句吧,谁让他们是领导,咱们是球员呢?”

最后一声哨响响起,收音机里传来“恭喜通过训练”的声音后,胸膛不断起伏的欧楚良也停下脚步,跑到一边立正站好。

众人们直到这时还都觉得这项测试很简单,因为欧楚良这个门将都能得“轻松”完成,他们这些外场球员更不在话下了。

所以看到欧楚良得了满分,所有人都跃跃欲试起来。

“好,小欧展示得不错,可以归队了。”

戚误生挥挥手,等欧楚良归队后,再次开口说道:“根据足协的要求标准,但凡来到第12个速度,并且坚持一圈,就可以视为及格。过程中动作要标准,脚要过线。而且每个人都有一次黄牌机会,若再次‘犯规’,就视为失败。”

“现在,有谁想上来试一下吗?”

第一百八十六张 恐怖的哨响

“我!”

戚误生话音刚落,高风举着手站了出来。

“老高,你行不行啊?”

“是啊老高,你悠着点!”

“你忘了早上起来多困难了?”

队友们的嬉笑声有些不怀好意,高风摇着头晃着脑袋,像日本漫画中的主角一样,伸出一根食指摇了摇:“3000米跑我跑不行,20米我还不行?你们这群胆小鬼,要不要一起来呀?”

“如果把测试部完成,总距离一共是2280米。但由于这里是高原,所以最后一个等级速度只要跑一圈就可以了。也就是说总路程一共2200米。”戚误生在一旁提醒道。

“听到没?原先跑3100,现在跑2200就行了,你们还不来?”高风死鸭子嘴硬道。

见高风误解了自己的意思,戚误生也就没再开口。

有高风带头,人群中又陆续走出来几个人,分别是大连万达的李鸣、张摁华,四川兴的魏群以及上海申花的吴成瑛。

五人站好一排,旁边还剩下一个空挡。戚误生望了望排尾的健力宝六人,朗声道:“健力宝也别干看着,来,你们也出一人。”

健力宝六个人在京城下飞机后,休息一段时间才来的海埂,所以几人不存在什么刚下飞机倒时差的问题。

戚误生正是知道这一点,再加上也想见识一下健力宝的体能情况,所以才招呼这一声。

然而这话听在其他人耳朵里就变了味,刚刚站出来的几个国脚有的感激有的不屑,有的认为这是戚误生想用年轻队员给自己下马威,有的认为戚误生是在帮衬自己不让国脚丢面子。

健力宝在巴西的贫苦生活大家都略知一二,六个人中除了李鉄身子骨看上去很结实以外,就连虎背熊腰、黑不溜秋的张晓瑞在这些成年队眼中也是一个小屁孩。

巴西又是个注重个人技术的环境,所以国脚们想当然地认为在体能储备上,这些刚刚20岁的小屁孩应该不如他们这群经历过12分钟恶魔跑的大哥。

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,这批健力宝学员在一年前回国时,就已经员通过了。

“我来…”

商议刚吱声,一只手便拉住了他的肩膀,“小议,我来吧!”

西瓜头李金禹从队伍中站出来,大声道:“教练,我来!”

戚误生做了个随意的手势,李金禹二话不说,直接来到吴成瑛旁边的位置上站好。

“这小子应该是个好苗子。”戚误生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眼李金禹,再辅以这两年媒体对李金禹的介绍,心中给第一个站出来的李金禹提升印象分。

六人在起点线前半米准备好,等收音机里传来的哨声响起后,撒开腿一溜烟地跑了出去。

20米的距离转眼就到,六人几乎是前后脚踩过终点线,然后在线前转过身,停了下来来。

哨响既是标准,又是发令。

众人等了几秒后,听到哨声再次响起,便迈步朝起点跑去。

这一次,又是提前了两三秒跑到位。众人停下来,一脸的轻松。

“看,这也没什么难的嘛?”高风一脸的得意,朝人群中的队友挥着手。

“这时间是挺富裕的。”张摁华也点了点头,示意自己可以接受。

体力一直是张摁华的弱项,也正因此,张摁华才率先站出来,抢先体验一次这个测试,让自己心里有点谱。

“大禹,跑慢点,别让自己停下来!”

见李金禹和其他人一齐在起点线旁休息,欧楚良禁不住开口提醒道。

“我就说嘛,这测试太简单了,还得跑慢点!”

“是啊是啊,小欧说的对,咱们得配合着点。要是让领导们发现咱们能这么轻松就跑下来,这么好的体侧标准估计明年就被淘汰了!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”

对下面的哄笑戚误生像是没听到一样,在一旁拿着一根树枝,老神在在地看着场上来回跑动的六个人。

得到欧楚良的指示后,李金禹和吴成瑛开始放缓了速度。学着欧楚良之前的模样,每一次哨声响起,刚好踩线转身,一步都没停下。

随着往返次数的增加,几人的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。胸膛不断起伏着,在线前等待的时间越来越少,直到没有。

每次看到线,大家都下意识做一次冲刺,在哨声响起前最后伸出一脚,踩在线上。

但踩过线后,音乐依旧没有结束,新的一轮往返开始,并且比之前更紧凑,更急迫。

这对所有参与测试的人来说是非常折磨人的。

毕竟跑起来后没有人提醒的话,跑步的人是记不住跑了多久,还要跑多久。

刚刚的嬉笑怒骂声早已消失不见,场地上只剩下众人的喘息。在急促的音乐鼓点中,每一声哨响,都像是催命符一样,敲在球员们心头。

“高风,第一次警告!”

终于,戚误生有了第一次开口。

刚刚高风在众人都已经掉头回跑时,脚还没踩到线上。

听到戚误生的警告,高风恨恨地甩了甩手,没有踩到线就调头冲刺,终于在下一声哨响前,踩线过关。

戚误生也没计较他的小伎俩,像是没看见一样站在场边,也没提醒。

见此,所有人都长出一口气。

看时间也就差不多才进行到一半,如果高风在这里倒下,那真就是糗大了。

得了一次黄牌后,每一次的20米跑高风就像是百米前最后的冲刺一样,拼命奔跑。龇着牙,咧着嘴,面目狰狞得可怕。

但即便如此,他的速度依旧没有提上来。

在国脚面前,他就像一个张牙舞爪表演的小丑,每一次冲跑都滑稽无比。虽然看上去在非常拼命的奔跑,但就是缓慢至际。每当看到他迈出踉跄的脚步,一些老国脚不禁低下了头。

他们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“有点不对劲儿啊!”

“是啊,老高昨晚喝的有点高,但不至于体力差到这般地步吧?这测试好像才过去一半吧?20米有那么难?这就跑不动了?”

“不对,不对!这鬼得很,鬼得很…”

在众人的议论中,戚误生严厉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“高风第二次犯规,测试失败!”

听到“失败”两个字,高风像是获得了大赦一样。既没有不满,也没有失望。他连滚带爬地冲出跑道,跌坐在一旁的道边上。伸着舌头,大口大口地喘息。

他的身体已经没有能量再去完成其他情绪了。

“老高?”

“老高!”

曹限冬和黎冰两人急忙上前一左一右搀扶住高风双臂,但就是这么轻轻一提,高风只感觉胸口一闷,身体一抖,一股热流逆流直上。朝一旁没跑两步,“哇”地一声吐了出来。

由于是上风口,高风的胃酸和酒气让众人不停地皱着鼻。但此时已经没人敢乱说乱动了,都直勾勾地瞅着场上剩下的五人。

哨声依旧在频率的响起,但众人已经开始有些觉得背后发凉。

在高风出局后,第二个出局的人也很快产生。

张摁华在连续两次没踩到线后,转过身跌跌撞撞地跑下场,在队友的搀扶下不断地喘息着。两条囧字眉皱在一起,看上去极为痛苦。

“老张。”

“华子?”

“呼~~~呼呼呼~~呼哧,呼哧…”张摁华喘息了大半天,这才勉强张开口,“老、老了,老咯…”

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你特么才24岁就敢说老?那我们这些60后情何以堪?

继张摁华之后,李鸣和魏群也相继败下阵来。当魏群被淘汰后,李金禹和吴成瑛又跑了一圈,戚误生开口宣布二人及格。

魏群拍了拍胸脯,感到十分侥幸。

虽然他没通过,但也只差一圈。这点差距,稍加锻炼就能弥补过来。对今年才26的魏群来说,并不算什么难事。

戚误生的“及格”并没有影响到场中剩下的二人,吴成瑛和李金禹二人端着胳膊,并排跑在阳光下。

汗水顺着额头染湿了鬓角,又顺着下巴尖滴下。两人的前胸和后背都湿了一大片,但看着余光中的彼此,又闷着头继续朝前跑去。

随着哨声越来越急促,两人的步调也越来越慢。

看着渐渐落后吴成瑛一个身位的李金禹,健力宝队员们再也忍不住,大声喊了起来:“大禹,加油,大禹,加油!”

国脚们尴尬地看着毫不避嫌、大声呼喊的健力宝成员。他们也想大喊“吴成瑛加油”,但话到嘴边,却尴尬地喊不出口,似乎觉得以自己的年龄做这件事实在很丢脸。

“李金禹犯规一次!”戚误生再次开口,但这次他没有像刚刚只知道通报的机器人一样,而是张开口大声喊道:“李金禹,加油!再加把劲儿!调整一下呼吸,抬大腿,步子放开,再坚持坚持,再坚持坚持!”

看着场边一脸焦急与期待的戚误生,国脚们不禁感到脸颊发热。

明明自己才是和教练相处那么久时间的人,但现在他却为一个刚刚入队的年轻人加油。国脚们想反驳,却找不到依据。

吴成瑛看样子还能撑一段时间,李鸣他们又早早被淘汰。这时候不给快要不行的李金禹加油给谁呢?

从入选健力宝以来,体力和速度就不是李金禹的强项。但他在欧楚良的训练下,还是轻松地完成了12分钟跑。

但现在,在更加折磨人的YOYO测试面前,他终于面露疲态,暴露出了自己的极限。

随着音乐节奏加快,两次哨声之间的间隔也越来越短。

眼看李金禹双脚像灌了铅一样马上要坚持不住,就在这时,吴成瑛突然放缓脚步,以落后李金禹半个身位和他跑在一起:“加油!”

没等李金禹反应过来,吴成瑛又开口低喝一句:“我要追上你了!”

李金禹一愣,随即张开嘴仰天大吼一声:“啊啊啊啊啊!!!”

双腿迅速交替朝前,终于在哨响前踩过了线。

“吴成瑛警告一次!”看着落后李金禹一步踩过线的吴成瑛,戚误生不近人情的声音再次响起。

现在两人身上都背负一张黄牌,都剩下最后一次机会。倒地谁先坚持不住,是国脚胜利还是年轻的健力宝队员胜利?所有人都瞪大双眼注视着二人。

但奔跑的二人根本没空去理会众人的期待,吴成瑛追上李金禹后,在他旁边领先半个身位的位置开始带跑。

李金禹调整了一下呼吸,咬紧着后槽牙跟了上去。

又是几个来回,奔跑的二人再也坚持不住。脚下一个踉跄,停在了终点线前三米处。

“吴成瑛、李金禹淘汰。”戚误生点点头,走上前关掉了收音机。“你们俩成绩不错,大概能得个85分以上吧。”

“什么?才85分?”场下发愣的国脚们突然惊醒,彭卫国连忙道:“教练,不至于吧?坚持这么久才85分?要我看95分还差不多吧!”

“是啊是啊,你看他们俩马上都要跑完了,怎么才85分?”

吴成瑛虽然不善于交流,但大家都认同他拼命三郎的实力。有他出任左后卫,这个位置教练组根本不考虑常规换人。

看着场下群情激奋的众人,戚误生没有解释,而是再次按下了收音机的播放键。

摄人心弦的音乐再次响起,哨声也越来越急促。每一次哨响,都像是催命一样。余音袅袅,暗藏杀机。

直到那一声“恭喜通过测试”响起来后,所有人的后背早已被汗水浸透。

“卧槽,原来还有这么长一段。”

“是啊,真是畜生啊!这也太难了吧?”

“谁TM研究出来的这么个玩意?这东西真是给人预备的?”

就在所有国脚一致改变口风时,戚误生笑眯眯地来到欧楚良身边,拍着他的肩膀道:“难?难吗?一个守门员都能轻易完成的测试,你们这些外场球员谁觉得难?举起手让我看看?”

直到这时,国脚们才想起来刚刚不急不缓完成测试的欧楚良。

一瞬间,所有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个年轻的健力宝小将身上,像是看外星人一样。

“这小子太变态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