丝瓜_丝瓜app_

白千落赶紧停止了飞舟。

“怎么了?”

铁石疑惑道:“白仙子,这里面就是青纱帐的迷雾阵了,飞舟若直接撞过去,会四分五裂的,您不知道?”

“她忘了,那我们下去吧”,叶帆随口说道。

一群村民虽然觉得古怪,但对叶帆二人也深信不疑,并没多追问。

下了飞舟,一群人徒步走向迷雾阵。

靠近青纱帐基地的周围,有一些看起来建筑风格,很是原始的草木屋。

“这些房子如此老旧,现在都是谁住的?”叶帆问道。

“回上仙,没人住了,这是我们最早的一批先祖,留下的遗迹”。

叶帆恍然,原来是人家的历史文物。

“保留得倒是不错”。

“其实我们也没去动它,这几间屋子,是用世界树搭建的,所以一直保存地很完善”。

纯净美少女吊带短裙漫步林荫小道唯美写真图片

“世界树?”

叶帆愕然,之前他只见过世界树的小树枝,所以一下子没反应过来。

仔细一感知,发现这些木材真是世界树!

“世界树如此坚固,们的祖先是怎么将它们折断,造成房子的?”

这个族群没有修炼天赋,看科技也不发达,这让叶帆很费解。

“这个我们也不清楚,但据说上古时候,我们的祖先非常厉害”。

“也就是世界树数量很多的时候,我们其实没那么弱小”。

“后来好像遇到了什么大战,太始的世界树全都毁于一旦,我们也就没落了”。

“族里的一些人猜测,可能我们先祖能从世界树里,得到力量”。

“当然……也只是猜猜而已,毕竟过去太久了,谁也不清楚究竟当初发生了什么”。

铁石等一帮村民笑吟吟说着,他们早习惯了弱小,倒也没太在意。

这几间保存下来的世界树小木屋,相当于他们眼中的“金字塔”。

至今都不知道,老祖宗们是怎么搭建起来的。

眼看着要到迷雾阵,叶帆有些头疼。

自己要是说不认识路,肯定不对。

可要他破阵,又得用无双,这样也未免太频繁了,迟早会出事。

“千落,上次那青苑跟我们说的,这个阵法怎么走的来着?还记得吗?”叶帆随口问道。

“啊?”白千落有些懵,然后反应过来,摇了摇头:“忘了”。

“哎呀,这下麻烦了,第一次接这种任务,我们真是大意了”。

一个村妇问道:“上仙是不知道迷雾阵的走法吗?”

“是啊,有点没记住,们有谁来过?”

“我来过两次,那小人在前面带路吧”,胖乎乎的村妇笑道。

村妇随即走在了最前面,进了迷雾阵。

“上仙,这迷雾阵是殿下亲自布置,若走错了,可会一直被困在里面的,还请跟紧了”。

白千落朝叶帆笑了笑,传音道:“这些村民真是淳朴,说什么都不怀疑”。

叶帆则是若有所思,“是啊,就是有点太顺利了……”

不知道怎么,叶帆总觉得哪里不对劲。

走了约莫盏茶的功夫,叶帆忽然发现身边的人少了几个?

他回头一看,真的有七八个村民不见了!

“上仙,怎么了?”

铁石一脸疑惑。

“人怎么不见了?”

铁石回头,也一脸纳闷,“不知道啊!禾婶!二墩子!江米叔……”

他喊了几声,可不见人影。

叶帆猛然一回头,却见那个带头的村妇,突然变了个样子!

一个长相颇为妩媚,灰蓝色卷发,青色眸子的女子,正朝他们戏谑娇笑。

“青丘氏的幻化!?”

这个村妇,不知道何时已经被调包。

而且此女绝对有通神修为,隐匿气息的本事极为高深,愣是骗过了叶帆!

青丘女子咯咯一笑,身影往后一退。

瞬间,女子在迷雾中消失!

迷雾狂涌,眼前灰蒙蒙一片,伸手快不见五指。

叶帆再扭头一看,不仅铁石不见了,连白千落都突然失踪!

“糟糕……”

叶帆自己是不担心,可就怕白千落出什么意外。

正当这时,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,从四面八方传来。

“叶孤寒,费尽心机,想混入我们青纱帐,究竟什么目的?”

“青苑?”

叶帆记起,就是那个送药材的家伙。

“没错,是我,我可是等了好几天了”。

“现在已经在迷雾阵内,若不老实交待一切,可别怪我们不客气”。

叶帆叹了口气,道:“们抓走的那个女子,白千落,她的母亲,有世界树挂件”。

“我们来这里,是为了找她母亲的过去,了解一些当年的真相”。

青苑沉默了会儿,哂笑了声。

“觉得说这样的话,我能信么?”

“如此大费周章,就为了这么点事?”

叶帆无所谓道:“信不信随们,也不配跟我对话,让们那什么殿下出来”。

“好狂妄的口气!就也配见我们殿下?”

“我已经对很客气了”,叶帆如是说。

“哈哈!笑死人了!从未见过这般愚蠢之人!”

“可知道,已经闯入我青纱帐大本营?”

“现在的,如同砧板上的鱼肉,任凭宰割?”

青苑得意道。

“哦,是么?”

叶帆一脸无所谓。

“不信大可以试试,就算能挣脱冰羽和冰曦的无底深渊,在迷雾阵中,的修为、精神力,将毫无意义!”

叶帆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直接二重解体。

龙魂试着强行感知,但确实周围像是有一堵堵墙壁,彻底封闭了。

一道龙炎打出去,也泥牛入海,没起任何反应。

“不必挣扎了,若我们不放出来,到死都要困死在这里!”

“当然,我们要杀,也是随时可以”。

青苑冷声道:“最后给次机会,说,到底什么居心?”

叶帆叹了口气,他若强行用剑意,应该这个大阵就挡不住了。

但是,在这种情况下,他可能会误伤到白千落和那些村民。

无奈之下,叶帆只好再次用无双。

想必在青纱帐内,自己用无双,也不会太过引人注目。

双眸燃起了黑金色的光焰。

迷雾阵的能量走向,看得一清二楚。

四面八方再也不是灰蒙蒙的一片,而是各种不同的颜色,层次分明。

看清了出去的路线后,叶帆施展龙翼,一个闪身就射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