麻豆传媒狠狠橹天天路

比如抱大腿。

既然江缺是大佬,既然人家是一位真正的仙人。

那么为什么不抱大腿呢?

他们虽然是天骄,但抱一位地仙的大腿,似乎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。

抱大腿嘛。

以前也不是没有干过。

现在也只是重持旧业罢了,不过是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而已。

真的还不错。

况且。

这些个天门天骄都不是傻子啊,他们都非常清楚,一旦等江缺去中州修仙圣地以后,其一身修为境界摆在那里,一定会受到仙盟的重视。

所以抱大腿这件事情,也刻不容缓了。

毕竟像江缺这样的强者并不多见,地仙境的修为,即便是在中州修仙圣地也不多。

春天里

这样的存在,他们必须要抱住大腿。

“江宗主,您乃是无上前辈,是高人,您今后一定会更加强大吧。”

“以后江宗主就是我们的老大,谁要是敢忤逆他的意思,我要跟他拼命!”

“也算我一个,江老大您今后若是有什么事情,只管吩咐我们一声就行了,我们保证办得妥妥当当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这一刻。

在这些天门天骄的眼里,江缺就是他们的老大,并且称呼上也越发地尊敬起来。

似乎只有这样才行。

不管最后江缺会不会跟他们一道去中州修仙圣地。

也不管江缺在仙盟大会中有怎样的出彩表现,或者未来他有多少成就。

即便是就目前的状况而言,江缺也值得他们去拉拢,甚至是巴结。

只要能抱上这条大腿就好了。

因此他们的目的也很简单,只要能够搭上江缺这条线,他们的未来一定有不菲的收获。

并且潜力巨大。

这也算是变相地为自己寻找了一条生路。

算起来是不错的。

江缺板着脸,很享受这些天门天骄的恭维和阿谀。

毕竟他已经许多年没有听到过这种恭维的话了,偶尔听听也挺不错的。

原本他就有这样的打算,收众天骄们为小弟,或者说是马仔,这也是不错的。

若是孤身一人去中州修仙圣地,以后他便没有可用之人,也没有信任的人。

但是现在,这些天门的天骄们主动找上门来,他就有了可以收服的可能性。

不对。

现在都不用他主动去收服了,这些人已经倒贴上来,他们很心甘情愿地成为江缺的小弟。

这样一来,就省去他许多功夫了,真是不错的。

于是。

江缺微微点头说道:“咳咳,既然你们大家都已经认了我这个老大,那今后便确定下来吧。”

他也认了这些小弟。

反正,这些人都是天门天骄,并且都是来自于中州修仙圣地那边。

收这些天骄做小弟,这对于他下一步的计划有着不可分离的关系。

说不定下一步去中州修仙圣地,就有用得着他们的地方,甚至就可以用得着。

不管是基于怎样的目的,对江缺而言都是很有必要的,他必须把这些人收服。

否则等自己离开昊然仙宗,去下一个世界的时候,估计也不放心他们啊。

只有威慑才是最重要的。

而眼下。

江缺微微点起头来,他也已经发现这些天门的天骄,已经被自己地仙境初期的修为镇住了。

这便是一件不错的好事。

“老……老大?”

“江宗主,您答应我们了?”

“……”

原本,他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原本也只是想试探一番。

毕竟像江缺这样的强者,是不是真的要收他们为小弟,还很难说。

毕竟人家是最先进的强者,绝对是他们都需要仰望的存在。

可是现在看来,江缺居然答应了,这反而让她们有些惊讶和诧异起来。

当然了,回过神之后便是深深的高兴。

“老大,从今往后,您就是我们的老大了。”

“对啊,老大您要是有什么需要吩咐我们的,我们绝对不会推辞。”

“不管怎样,也无论如何,都要凝聚在以老大为核心的组织周围。”

“没错,咱们这些人虽然说都是天门天骄,可实际上我们根本比不上门派里的许多关系户。”

“还是老大对我们好啊,他至始至终都是把他们当成人在看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时间。

这些天骄们开始诉说着自己以前的种种不满起来,心情也凝重怪异。

好不无奈,也好不痛苦啊。

虽然天门很大,但是也正因为宗门比较大,所以弟子众多,天才更是多。

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,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纷争,就有各种矛盾出现。

难以调和。

如果他们能够认江缺为老大,那么,即便是回到中州修仙圣地,他们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。

“老大,您可能不知道,以前我们在天门的时候,过得实在是太惨了。”

“是啊,不然的话我们也不可能被发配到东土这样的地方来,虽然东土曾经是众仙神之地,但是现在东土早就已经被众仙神抛弃了。”

“老大,今后您叫我们往东绝不往西,您若是叫我们往西就绝不往东。”

“……”

很快,这一个个人都开始表忠心起来。

对他们而言,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引得江缺的同情,或者说是信任。

因为信任的开始,大部分都是从同情开始的。

抱大腿这样的事情,一定要把基本工作做好,否则惹得江缺不快,或者不高兴的话,他们就惨了。

同样江缺也没有他们想象中的那么不好相处,他反而很和蔼可亲。

特别是突破到地仙境以后,整个人便如同一个翩翩绝世的书生。

绝对看不出有任何睥睨霸道之处。

这分明就是一个书生嘛,风华绝代的那种书生,潇洒自由,自在逍遥得很。

看得不少天门天骄都羡慕不已,如果自己也能像江缺那样就好了。

只可惜,他们虽然是天才,但修行上却远远比不上江缺。

自然也就做不到像他那般潇洒自在。

“行了,既然本座都已经答应了,那么诸位便先起来吧,也不必多礼。”

江缺虚空一抬手,便朝众人微微轻扶起来。

算是给大家一个表态,看吧,我江某人对你们还是很不错的。

所以,只要你们一直跟着我江某人,只要你们心里没有其他想法,我一定会好好对待你们的。

当然了。

背叛这种事情,他相信这些人还是不敢的。

毕竟他可是地仙。

这就是威慑力,就是无上强大的底气存在,稍有不慎,若是得罪于他,就别想有好日子过了。

“今后,大家都在昊然仙宗里,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家吧。”

江缺继续说道:“五个月后,我们在出发去中州修仙圣地。

这五个月的时间里,本座还有一些私人事情要处理,所以就不能陪伴你们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众人齐齐点头起来,对于江缺所说的私人事情,他们也没有多说其他。

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私事,江缺要用五个月的时间去完成自己的私事,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换做她们的话,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。

所以五个月出发便五个月出发。

正好这段时间里他们可以好好利用起来,用以巩固自己的修为。

毕竟此前观看江缺突破的场景,也能够有不少的收获。

“老大你便去吧,这昊然仙宗我们帮你看好,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敢捣乱。”

这点他们还是能够办到的。

哪怕是昊然仙宗树敌太多,在东土这片地域上也有不少宗门存在,并且和昊然仙宗并不对付。

但是,凭借着那些天门天骄们的实力应该也能应付,或者说是碾压。

所以,江缺对于昊然仙宗点都不担心。

哪怕是没有这些天门天骄,凭借着昊然仙宗的强大阵法以及结界,都能够很好地挡住来入侵的敌人。

五个月的时间足够他去另一个世界游历一圈了,或许能够获得更多的好处来。

搞不好他江某人便可以趁机突破到地仙境中期,甚至是后期,这也是有可能的。

至于那所谓的私事,其实不过是他江缺给那些天门天骄的一个借口而已。

“老大,我们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,您就放心吧。”

似乎对于那些天门天骄来说,镇守昊然仙宗并不难。

只要能够教好江缺这位地仙境的大佬,什么付出都是值得的,再辛苦也是有收获的。

一句话,只要能够帮上忙,只要能够让江缺欠他们人情就行了。

所以想要获得好处,只要好好替江缺办好事情,便可以了。

说不定,还是那意想不到的好处呢。

一想到这些,这群天门天骄的心思就开始活络起来。

“不管怎么样,一定要让老大他看到我们的用处和诚意。”

否则,如果他们连一点价值都没有,江缺又怎么会要他们呢。

没理由啊。

而等他们体现出自己的价值以后,等江缺看到他们这些天门天骄其实也挺有用的,也就不会不认可他们这些小老弟了。

到那个时候,他们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以江缺小弟的身份,出现在世人面前。

现在嘛。

虽然江缺已经承认他们小弟的身份。

但是因为他们还没有做出一定的成绩,心里面自然也就没有自我认同。

见此江缺倒是挺高兴的,正好他的昊然仙宗需要这些天门天骄来看守一下。

毕竟依靠昊然仙宗本身的实力,是不足以和东土其他宗门教派抗衡的。

万一那些宗门教派脑子一抽风,全联合起来对抗昊然仙宗,那就不是他所想要的了。

如果这些天门天骄能够帮助他,能够体现出自己的价值来,对于江缺而言自然是求之不得的好事。

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,他自然要离开这方世界,依靠金刚镯穿梭诸天世界。

只是像一个世界,虽然已经快要来临,但江缺并不知道那是一个怎样的世界。

所以拉拢这些天门天骄为自己办事,也是很有必要的。

不管人怎么说,人家都是天才之辈,从修为、心性和实力上而言,都是有可塑性的。

想到这些以后,江缺便说道:“既然诸位都这般心直诚恳,如果本座拒绝,反倒不是一件好事了,接下来我这昊然仙宗便靠你们了。”

闻言,那群天门天骄立马开始表态起来。

“老大您放心吧,只要有我们在宗门里,就绝对不会有事的。”

“只是区区五个月的时间而已,在这段时间里,我们还可以帮老大您扫平昊然仙宗的敌人。”

“就是,免得等五个月后我们离开东土去往中州修仙圣地的时候,那些敌对的宗门教派会跳出来搞事情,所以还是彻底的击垮他们比较好,当然这种事情交给我们来做就行了,都不用老大您亲自出手。”

“这个计划很不错,我们一定要为老大做点什么。”

“……”

一时间里,就连江缺都讶异起来,自己有那么好吗?

这些人居然如此看好自己,要知道,他连自己都不看好自己啊。

果然,实力才是真正的王道!

“只是,他们是不是捧得太过分了?”

江缺嘴角抽搐地想到。

fpzw